她~只騎腳車,就能環遊世界~Travel Around the World with Bicycle

當背包客遇上背包客,一定會有很多話題。

這次在工作上遇到來自德國的女護士,40歲的安娜瑪莉于6年前,放下16年白衣天使的工作,獨自騎腳車,環遊世界去了。

踩過了3萬5000公里的路程,安娜瑪莉來到古城,還想繼續南下,到澳洲做短期工,然后到旅程的最后一個國家─紐西蘭。

與安娜瑪莉交談時,發現她的毅力比普通女子強很多,至少她不會為經濟、治安、路途狀況等等事情而卻步。

翻山越嶺、冰山雪地,她都一一走過了,還有什麼難倒她呢?

看!雖然馬六甲的天氣非常炎熱,但她還是很享受的,在古城門前,與她的戰車一起拍照留念。

交談中,向她透露我們也曾策劃大馬赴歐洲大計,不過,基于中國及緬甸入境及資金問題,我們決定放慢腳步,將這大計分為幾段進行,她聽了,給予我許多鼓勵的話,以她的意志為榜樣,叫我不要放棄這夢想。

那時候,我的心裡多麼的希望自己有她的一半就夠了。 至少憂慮少了,就會放膽去做!

我將這篇新聞放上這部落格裡,希望自己每次看到安娜瑪莉環遊世界的心願一步一步的完成,自己也能慢慢的邁向這夢想,完成我們遠赴歐洲環遊世界的心願。

祝我們旅行成功、夢想早日實現…

你到過子孫根島(PULAU KONEK)嗎?Have u been to Pulau Konek?

我從小就在海邊長大的。 馬日丹那的彭加南峇叻(PENGKALAN BALAK)海邊,就是陪伴著我走過超過20年歲月的美麗家鄉。

距離我老家5公里外,有兩座小島,其中一座命名為子孫根島(PULAU KONEK,也有些人叫它為PULAU KONET)。這裡距離馬六甲市區大約有 43公里。

這座島的面積並不大,只有一座草場般大小吧?島上除了長滿了許許多多不知名的樹、草,就沒有什麼東西可觀賞。

相信你們也會感到奇怪吧?既然說這小島沒什麼值得可看,還介紹來幹嘛?

只要到了下午3時至5時之前,這小島就會露出一條小石路,讓公眾走到小島,進行15至20分鐘的環島。

因為在這時段,是海水退潮的時候。當海水漲潮時,這條石路就會消失了。 嘿嘿!聽起來有趣吧?

為何這島有這麼“羞羞”的名字呢?說起來,這島名的源由有三個版本。

版本一:早在很多很多年前,有一名男子不知何故,被人割了陽具,然后被扔入海裡。不久后,這座島就出現了,該名失去陽具的男子,為紀念他的”根”,將該島命名為子孫根島。(注:這只是個傳說,本人也是聽回來的,不能做為”呈堂證據”哦!)

版本二:由于這島在海水漲潮時,才看到一道石路,人們將這時的島,形容為小島“勃起”,進而將之聯想到男性“勃起”的情況。

版本三:基于小島只能在退潮時通路,當地的馬來村民以英文的CONNECT,即是聯接之意,譯成國語KONET,最后就形成了PULAU KONET這名字了。

其實,這座島的岸上,有著一座華人義山,附近也有數間豪華洋房,及一座發電站(POWER TECH)。 每逢海水退潮時(每天凌晨3時左右及下午3時左右),就會吸引附近居民或“慕名而來”的遊客,到此欣賞海景及等待日落來臨。

若有朋遠方來,除了介紹朋友這裡海邊看日落外,我都會帶朋友看這座小島。 只是,當時青春無知的我們,不敢向朋友說出這小島的名,只當著它是一座無名島,避免出現尴尬的情況。

上圖是慶權來到馬六甲工作不久后(2005年11月),我帶他來看這座島時,所拍下的照片。

當時來自東馬的他,問起馬六甲有沒有漂亮的海島,還沒有到過東馬的我,竟然膽粗粗的將這島介紹給他。

他看了這島,差點暈厥,還半開玩笑的問我:這叫著島嗎?

原來,島嶼對這生長在沙巴的他來說,是碧海青天、陽光、沙灘、七彩珊瑚、各形各色貝殼具全的美麗天堂,這島對他來說,可說是小巫見大巫,而且還相差十萬八千里呢!

當時的我,真是PAI SAY不已~ 因為對生于斯、長于斯的我,這裡就是我心目中的美麗天堂了,也是我留下無數沉重腳步(及傷心的心聲)的地方…

你呢?曾經到這裡留下足跡嗎?

吉雙河-未琢之玉~Unpolished Kesang River

這地方差點被許多人遺忘了,尤其是居住在附近的馬六甲人。

自從南北大道存在以來,取代這條幾代以來的“主要必經之道”,當然我們也應該因此感到慶幸,使到這地方能不受到污染的保持著它的自然美。

配合世界環保日的到來(六月五日),希望能把這地方介紹給世界,也從中證明大馬人在環保方面,也盡了一份綿力。

吉雙河位于馬六甲州及柔佛州之間邊界,也是生物的主動脈。

如水晶般清澈的河水,靜靜的流過這條河,猶如提供天然泉源,為這顆未琢之玉,帶來生氣。

隨著經濟、工業蓬勃發展,吉雙河不受阻撓的流暢川流不息的,在大馬已是少之又少的情景。

吉雙河銜接著馬六甲的雙溪南眉及柔佛的東甲,雖然穿梭這座橋的交通已大不如前,但她不被破壞的美麗,是吸引我們駐足拍下她倩影的原因。

在還未越過這條河前,我們可看到馬六甲州政府建了一座石梯,突出甲州馬來傳統建築物特色之一,接著,一座寫著一帆風順排樓,彷彿在歡迎我們再次光臨;

另一邊廂,柔佛州政府在河岸旁,擺了一架有兩層樓高的三輪車,就以這架巨型三輪車,足以向到訪的遊客發出熱情的招手。

甲州及柔州兩州的邊界,各自都設有休息站,讓那些遠道而來的旅客,休憩、提神,及沐浴在大自然的涼風下。

要不是我們提著一顆探險之心南下柔佛州闖一闖,可能在西馬的西海岸,找不到如此怡人的景色。來!讓我們繼續發揭更多還未琢磨的玉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