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品分享~Time to Share

法國:人生就是一場旅行 國際在線專稿:改變一種生活有千百條理由,也有千百種方法。

但真正做過這種嘗試的人會告訴你,收穫只有一個:他們得到了充實自我的豐富寶藏。

單一乏味的工作,複雜惱人的感情生活,陰沉抑鬱的氣候……有誰沒有夢想過拋開這一切,奔向未知的生活?但是從夢想到現實,道路充滿險阻且漫長。

經濟 困難、 家庭危機、對未知的恐懼……放棄自己擁有的一切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然而,在法國總是有許許多多這樣的人,離開他們熟悉的生活,到達五百、一千甚至一萬公 裡的遠方。

據《法蘭西晚報》12月27日報道,每年約有30萬法國人移居國外,但對於那些為了「改變生活」而移居的人,卻沒有具體的統計數據。

不過,這些冒險者的博客、書籍及其它報刊文章都見證了他們的心路歷程。 薩伊德·阿勒姆23歲時離開了法國,來到巴厘島,在那裡開了家法國餐館。

他曾經在法國是一名季節工,在同事的啟發下,決定踏上旅途。來到巴厘島後沒 有事 先計劃就逐漸融入了這個地區,自然而然地定居了下來。

他開始在那裡經營飯店、熟食店,購買了別墅和土地。從獨自一人在陌生的國度,到熟識了當地所有的居 民,他為此付出了努力,也充滿了收穫的喜悅。薩伊德表示,絲毫不懷念法國,除了每年三次的回家探親,不願意再回去生活。

70歲的喬治 ·朗吉拉和妻子米萊爾在南錫生活了20年,經營著一家旅行所,但4年前他們決定改變生活,最終南下來到700公里遠的佩裡戈爾,在一個叫旺德耶的小地方落 腳。

不喜歡大城市氛圍的他們在陽光充足的佩裡戈爾生活愉悅,不僅感受到了氣候的溫和,更體會到了大城市所缺乏的人與人之間的溫情交流。

他們喜愛與淳樸、簡 單的村裡人相處,認為那裡就像一個大家庭。 文章評論說,學習一門新的職業,適應新的地區環境,重新發展朋友圈,最終學會離開曾經的一 切而生活,是他們必經的歷程。

無論是短暫的還是長久的經歷,無論遠離家鄉數百還是數千公里,這些收穫的見證都不約而同地相交。

他們為生活理念注入了新的意 義——達到極限、直面危險。適應新的職業社會生涯開闊了他們的眼界,培養了他們的個性;經營、對比與以往不同的生活豐富了他們的人生經歷。無論之後的路要 怎樣走,這都是充滿意義的自我充實。就讓他們跟著第六感繼續勇敢地走下去吧!(高佳音)

(此文轉載于《快樂青蛙》部落格)

A letter black write to white

作者:Jansen_c

Dear white, something you got to know.
亲爱的白种人,有几件事你必须知道。

When I was born, I was black.
当我出生时,我是黑色的。

When I grow up, I am black.
我长大了,我是黑色的。

When I’m under the sun, I’m black.
我在阳光下,我是黑色的。

When I’m cold, I’m black.
我寒冷时,我是黑色的。

When I’m afraid, I’m black.
我害怕时,我是黑色的。

When I’m sick, I’m black.
我生病了,我是黑色的。

When I die, I’m still black.
我死了,我仍是黑色的。

You———white people,
你———白种人。

When you were born, you were pink.
当你出生时,你是粉红色的。

When you grow up, you become white.
你长大了,变成白色的。

You’re red under the sun.
你在阳光下,你是红色的。

You’re blue when you’re cold.
你寒冷时,你是青色的。

You are yellow when you’re afraid.
你害怕时,你是黄色的。

You’re green when you’re sick.
你生病时,你是绿色的。

You’re gray when you die.
当你死时,你是灰色的。

Andyou, call me "color"?
而你,却叫我"有色人种"?

(此文轉載于《快樂青蛙》部落格)

七級瀑布─ JERAM TOI(TOI瀑布)

曾經在某報章副刊,看到一篇遊山玩水的文章,寫的是一座位于森美蘭州文丁不遠處的一座小山,那地方叫著BROGA(武吉岸新村)。

這座山並不是很巍然,週圍都是被重重的森林保護著。 只怪自己沒好好的閱讀有關文章,到底要從何處進入、如果登山這座小山?卻搞不清,只懂得勇往直闖就是啦!

每當我們通過舊路往吉隆坡時,必經過文丁到士毛月,就會看到通往BROGA的路口,奈何,每次只有走過,卻沒去過這地方。

最近,我們使用同樣的路線上首都時,我終于忍不住要去這座山探個究竟。沒想到,在誤打誤撞下,找不到BROGA這座山,卻到了日叻務(JEREBU)的TOI瀑布。

其實,一路上,這裡的確可以看到不少森林保護區,我們在BROGA一帶的一座森林區停下,發現那裡的瀑布,並不怎樣壯觀,于是,繼續往前走,希望可以找到一個比較像樣的瀑布,享受我們在芙蓉所買的芙蓉燒包,哇!真點啊!

當時的我們,越走越偏向森州的內陸森林區,與我們要去的目的地越來越遠。

既然已走了這麼遠,我們只好繼續往前走,若找不到瀑布,最壞的打算,就是到士毛月水霸走走。

果然,上天不負有心人!我們來到一個相當毫不起眼的森林區,這裡的外觀蠻新,起碼我們還可聞到一些油漆的味道。

入口處除了有個大排樓,還有一個小石碑。石碑上告訴我們,這瀑布是于1895年被英國人發現。 據說,這瀑布是以一名原住民TO’ BATIN TOI命名。

當年這位偉人為了避免來自北蘇門答臘的RAWA族入侵日熱務,以一種生果招待敵手,造成對方醉醺醺的情況下被擊敗。

這座瀑布的特點,是它的水源來自TELAPAK BURUK山,湧下山腳時,出現七級的瀑布。

當地政府為讓遊客到此嬉水,進行一些美化工作,也做了一個潟湖(LAGOON)。這裡山明水秀,瀑布的水很涼、很清澈,試想能浸泡在LAGOON裡,可說是人生一大享受啊!

值得一提的是,這裡雖設有更衣室,男子更衣室外竟寫著兩令吉的收費。(我們並沒有攜帶多餘的衣服更換,加上當時已是下午5時許,沒人看守,我們也不需付一分錢。)

注意啊!這裡的的確確只供遊客更衣,萬一您有“三急”想解放,請多多保重囉,因為這裡並沒有排污系統。 所以,在前來這瀑布前,請注意飲食,健康的來嬉水,開心的歸為佳!

森林打獵記!Hunting in the Jungle

旅行足玩耍玩到森林去了,這次去踢土,竟踢到山豬!

準備往下遊的,請做好心理準備,因為這篇文章可能帶著濃濃的血腥味,並不適合某些人。


慢慢往下看吧!

準備好了嗎?我們去打獵囉!

這一晚,有一班喜愛探險的朋友,號召那些大膽的人,一起進入森林打獵。不曾打獵的我們,竟然天不怕,爽快的答應了他們的邀請。

我們匆匆忙忙的收拾幾件細軟,連飲水也沒帶,就跟著大隊探險去了。 下午5時集合,半小時后從馬六甲的峇株安南出發,約兩小時后,到了柔佛州的昔加末。 8時享用簡單的晚餐后,我們就在9時許往彭亨州的SELANCAR衝啊!

我們所乘的兩輛四驅車一先一后,慢慢的以低排檔行駛,加上森林(一半是油棕園)裡的路顛簸難行,剛下過雨的路,以泥漿路為多。

也好,適合我們物色山豬的狀態,不宜快行,環境相當涼。 很幸運的,13人共乘的兩輛四輪驅動車,在進入森林的15分鐘后,就成功獵到了第一隻山豬。

據一名有經驗的前輩,一般上,獵到的野豬分為兩種,即是白豬及山豬。

據說,白豬來自南中國海,本地人稱它為BABI BODOH,它的體積比山豬小,煮熟后的肉感,比山豬韧。所以,一般獵人都會物色山豬、豭(公豬)。

說也奇怪,燈光照耀在昏暗的森林,一旦照到山豬,就會呈一片白色,它就是我們要找的山豬了。

兩輛四驅車,行駛在前方的載著兩名鎗手、引路者、司機等,可說是打獵團的先鋒。

行駛在后頭的我們,負責“收屍”,工作一點都不簡單。尤其是獵到上百公斤的山豬時,更是吃力不討好,四名大漢都難以將”戰利品”舁上車斗。

“碰”…“碰”…“碰”… 一隻又一隻的野豬,死于鎗下。

一名身兼多職的鎗手兼屠夫,很快的將所獵到的山豬進行解剖,祛除豬內臟及豬頭后,把剩餘的豬身扛上車斗。

據知,野豬斃命后,最好在短時間內先處理掉其內臟,否則屍體將發出難聞的臭味,屆時,真的是洗水都不能清除這異味。

起初,我們還抱著興奮的態度參與打獵,當我們獵到第5頭、第6頭時,心情越來越沉重了。 因為當時已是凌晨2、3時了,個個開始累了,更不知前面的鎗手,會在什麼時候收手。

每當鎗聲響起,我們又硬著頭皮、拖著沉重的腳步收屍囉! 直到凌晨5時半,坐在第二輛車內的5人,終于投降了。

因為車斗已載滿了9隻野豬,前面的獵者卻越來越打越熱,一點都沒有收手的意思。

我們只好揚起白旗,停在最接近大路口的空地,在車上休息。 剛進人夢鄉不久,約清晨7時,先鋒隊興高采烈的又載了5頭豬出來了,叫醒了正在熟睡的我們,到附近的宰豬場處理我們的收穫。

沒錯!這次的打獵團,共獵到了14隻野豬!收穫的確不錯,但卻累壞了我們這些初學者。

這裡有個小小秘密!政府規定的打獵時間是清晨6時至傍晚7時,所以,原則上,晚上是不允許打獵的。

這次真的是冒險、探險的參與打獵團,可說是收穫匪淺。

回程后,當遇到曾一起參加打獵的朋友,是否還想再次打獵,個個說,打獵雖刺激,不過,下次要定下目標,只要獵到三、五頭野豬就夠,只要享受過程就好,不在乎收穫多少

應該會期待下一次的打獵,我想!?!

(註:本人並不提倡殺生,尤其是看到獵者打獵的情況后,不禁為這些犧牲在鎗下的野豬靈魂祈禱,願主保佑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