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里之旅─下篇~Balik Kampung Miri (3)

美里位於北緯4度23分,東經113度55分,坐落在沙勞越州北部。 美里市中心位於美里河西岸,背加拿大山,面向南中國海。

它擁有深長的海岸線,由巴甘起至汶萊沿海交接邊界為止。目前,美里市議會管轄的範圍有26,777平方公里。

美里是砂拉越州內繼古晉之後第二大城市人口為239,600(大馬2000年的人口普查)。其中華族居多,約占55%,伊班族、馬來族及馬蘭諾族次之,其他少數民族包括加央、肯亞、加拉畢、印度、比達友族…等等。

美里省是砂拉越州九個省份之一,而美里市則是美里省的省會,也是聯邦與州政府其中一個省行政中心。

在行政方面,設有省長署、縣長署及聯邦與州政府各部門,管轄的範圍是26,777平方公里美里省(砂拉越州第二大省份)。

美里市的市議會,則負責管理美里市的行政工作。目前,美里市議會有25位官委市議員,該議會每月都召開全體議員會議,以對美里的各項市政事務作出討論與決策。

砂拉越是馬來西亞最大的一個州,內陸地區都是被熱帶雨林覆蓋的山區而美里又是砂州第二大省,內陸地區的人民和城市的往來都是靠水路和航空。

單單美里省境內的內陸機場就有十個之多也冠于全國,這使美里機場成為北砂區的小型民航機的大本營。

除此之外,美里機場的人次也繼吉隆坡國際機場、古晉國際機場、檳城國際機場、亞庇國際機場之後成為國內第五繁忙機場,但在航班繁忙方面只居吉隆坡和亞庇之後。

美里機場自從完成擴建後每年能接待兩百萬名乘客,其設施和跑道已經有能力在不久的將來在政府和航空公司的配合下開闢國際航線,升級為國際機場。

美里盛產石油,又被稱為油城。早期的經濟發展主要是以石油及象膠與胡椒為主。

在70至80年代時期,是美里木桐出口的全盛時期,年出口量高達2千萬噸,對推動美里的經濟發展起著舉足輕重的角色。

至90年代,州政府大力推動油棕業發展,許多砍伐過的森林地已被改闢為大片的油棕園。在未來,油棕也將成為美里的經濟命脈。

除了石油、木材、油棕及農產之外,美里配合邁向2005年旅遊城宏願及2020年發展大藍圖,目前正大事開發旅遊景點及提升旅遊基本設施,美里將蛻變成為一個健康旅遊城,而旅遊業也將是美里今後的經濟發展重點。

美里是砂州州內許多知名的國家公園的必經之地。

在美里省境內的國家公園有 –姆祿國家公園(世界最大、最高的山洞,已被列為世界文化遺產)、尼亞國家公園(4萬年前曾經有人類居住,這也是砂州盛產燕窩的一個地方)、蘭卑爾國家公園等等。

美里之旅─中篇~BALIK KAMPUNG MIRI (2)

華人常秉持著飲食文化精神:民以食為天! 所以,不論去到哪,都會離不開道地美食。而我們這些背包客,當然也不會放過搜羅美食這任務。

“鼎邊湖” 美里雖然是以客家人為多,但是,這裡的美食也少不了福州人的“鼎邊湖”,及“炒煮麵”。

由于大馬半島的福州人不多(除了在實兆遠有不少福州人外),我跟慶權只在一次偶然的機會,在峇株巴轄吃到福州麵。

當時,慶權也一時好奇,峇株竟然有福州人,而且賣的是福州麵。慶權說,福州人吃飯為主,很少吃麵類的食物。

在美里,我們在廉律(RIAM)的MORSJAYA鴻運茶餐室,品嚐到“鼎邊湖”。 第一次吃到“鼎邊湖”,只感覺到它好像我在馬六甲所吃到的麵粉粿(或板麵),不過,“鼎邊湖”似糊狀的麵粉粿。

據說,廚師準備“鼎邊湖”的時候,先灑下麵粉糊在熱鍋裡,然后,再把肉碎丸、木耳、魚肉丸、魷魚絲一起煮。

第二道美食就是我聽了3年,終于有機嚐到的炒煮麵。

其實炒煮麵就是先把麵炒過一遍,然后再水煮它。炒煮麵端在桌上時,樣子看起來像普通的福建麵。

不過,由于我們在不同的小販中心嚐過不同的炒煮麵,吃到的效果不一樣,所以不知道哪一種的炒煮麵才是真正的炒煮麵。

吃過的其中一檔炒煮麵,裡頭還加了紹興酒,所以,味道有點不一樣了。

另一道美食就是茄汁醬炒麵(MEE GORENG DENGAN SOS TOMATO or FIRED NOODLE WITH TOMATO SAUCE)。

聽起來有點怪怪吧? 這是我第一次吃到茄汁醬炒麵,而慶權卻是從小吃到大。

他說,全美里只有在廉律一帶的廉茶室,賣這道茄汁醬炒麵,因此,也成為了這間店的特色。

慶權說,這次吃到的茄汁醬炒麵,已不像之前他所吃到的口味了。茄汁醬少了,味精放多了,而它的汁不像以前茄汁醬一樣紅紅的。

不知是東馬人的口味比較不一樣的關係嗎?這裡的夜市(PASAR MALAM)或是市集,不難發現一些售賣沙爹或雞翅膀的小檔口,有賣“燒雞屁股”哦!

當我問這是什麼時,慶權竟然說:“這裡到處都可以看到燒雞屁股的哦!而且老人家常說,吃雞屁股臉會很滑哦!不會生豆豆的咧!”

在快餐方面,除了普遍可見的KFC、MCDONALD,東馬有間快餐店叫舒戈邦(SUGARBUN)。

這間舒戈邦很受本地人歡迎哦!當我們每次經過一些百貨公司時,一看到舒戈邦這快餐店,慶權都會像小孩般嚷著:這裡有SUGARBUN哩!

也許是比較著名的快餐店食物比較貴吧?東馬人對舒戈邦的食物,很有瞭解。

來自詩巫的CATHERINE說,詩巫的舒戈邦FISH BURGER最好吃!但慶權最喜歡吃SUGARBUN的雞飯。 看來大家的口味因人而異、各有所嗜吧!

美里(MIRI)之旅─上篇~Balik Kampung Miri (1)

美里是慶權家人目前定居的地點,曾與慶權回來美里4次(包括今年的農曆新年)。

由于每年的新年期間的機票價錢相當高,過去3年的農曆新年,我們都選擇回美里過元宵節,然后,再趁回美里的trip裡,順便到東馬的一些地方,比如亞庇。

今年回美里過元宵節后,就趁機去貓城走一趟囉… 由于之前沒寫過美里的美食及美景,這次就一次過上載3篇有關美里的事與物,希望大家能慢慢瞭解我國最早生產石油的油城吧!

美里,(英文及馬來文:Miri),是砂拉越州的第二大城市,坐落在砂拉越北部,與文萊隔鄰。美里也是馬來西亞最早的石油生產地,所以她也被稱為油城。

客家人居多。 石油的開發,帶動了城市發展,是美里早期的主要經濟支柱。後期的經濟發展也著重於土產、木材業、農業(主要為油棕種植業)、造船業,以及旅遊業。

美里在2005年5月20日昇格為旅遊城市,並成為馬來西亞第十個城市,更是唯一一個不是州首府的城市。

在石油未開發前,美里只是砂拉越北部一個小漁村。最早關於石油發現的記載是在1882年7月31日,Claude Champion de Crespigny(當時居住在砂拉越,峇南的英國人)記載了當地人在人工挖掘的井里發現了石油。

可是當時石油只被當地人用來修補船隻和點燃油燈。 直到二十世紀初,美里的石油才受到倫敦重視。

Anglo-Saxon Petroleum-當時蜆殼公司的子公司,被委任到美里進行考察及開採的工作。1910年8月10日,蜆殼公司的工作人員成功在美里加拿大山上豎立馬來西亞第一座鑽油台(被稱為『第一號油井』),並啟動了馬來西亞的石油開採工業。

石油給美里帶來迅速的發展和進步。1912年政府宣布美里成爲砂拉越第四省的行政中心。城市的發展吸引外地人移居美里。

到了1930年代,美里已經成為砂拉越的重要市鎮。大量石油公司的外國職員湧入也形成了美里社會獨特的西方文化。

美里油田在二戰前,是砂勞越的的重要經濟來源。然而,石油的重要性也為美里到來了災難。

二戰期間,美里曾因石油而遭受到兩次嚴重的破壞。1941年12 月,日軍登陸美里前夕,油田公司在駐守該地的旁遮普軍團協助下,封閉油井,焚燒油田,使美里陷入火海,居民大驚,紛紛逃往他處。

1945年,日軍在太平洋全面潰退,四月間,美里的日軍開始撤往峇南上游,臨走之前,他們還縱火焚燒油田,使美里再度陷入火海。美里市區遭到聯軍轟炸,成為一片廢墟。戰後,美里才從廢墟中重建起來。

從1910年到1972年間,石油公司一共挖掘了超過600個油井。62年的開發讓美里的石油逐漸枯竭。

1972年,砂勞越蜆殼公司被迫關閉美里的油井,這也使美里的經濟前景不明朗。 在1970年代期間,石油公司在美里岸外發現油田和煤氣,使美里的石油工業再現生機。

但是,它的重要性已經不如從前了,因為農業,木材業和旅遊業已在蓬勃發展,而成為美里重要經濟支柱。木材業為美里的地產業,酒店業和工業帶來了顯著的發展。

至90年代,州政府大力推動油棕業發展,許多砍伐過的森林地已被改辟為大片油棕園。同時,美里的自然條件讓人民意識到發展其旅遊業的潛能。

1991年,一項有關要在2005年將美里提升成為城市的宏願正式被提出,在民主制度下,作為一個地方議會組織,美里市議會便開始進行各項工作,包括提升與改善城市設施等計劃。

在2005年5月20日,美里在砂拉越州政府批准及馬來西亞聯邦政府的批註下,成功升格為城市。

上圖及下圖是于今年2月初在美里市區的加拿大山,發生土崩事件所留下的殘跡,其中一宗在蜆殼油站發生的土崩,造成兩名員工活活被埋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