祖屋要拆了!Old House going to be demolished~

約80多年歷史的祖屋要被拆了!

這裡是我住了逾20年的老家─彭加南峇叻(Pengkalan Balak),距離馬六甲市區約38公里,與巴也明光、丹絨比達拉是鄰居。

日前亞羅牙也市議會人員在老家處貼上notice,指這祖屋已被列為危樓,市議會給予30天的通知,要求屋主自行拆卸屋子,否則當局將派員進行拆屋工作。

所以,我們必須在7月15日之前,把屋子搬空。 爸爸在10年前去世后,我們再也沒住在那裡了,出租給維修摩哆的阿豪直到去年,我們也陸續把家裡具有紀念價值的古董搬出來了。

昨天陪姐姐再次回老家、辦理割電手續,發現屋裡的東西已搬得七七八八了,僅剩一些比較笨重的櫃台、架子、櫥等,要拿的已拿走了,不能拿的也載不走。

我一進到熟悉的店屋時,屋前的一些屋頂已崩塌下來了,加上前一晚剛下過雨,屋前殘餘木架都被雨淋濕了,心看了有點心酸。

畢竟自己曾向爸爸提出要接手這間雜貨店,被爸爸拒絕了,對這間老店屋,可說是觸景傷情。

唯一拿不走的是這一口井!記得在1991年(若沒記錯),馬六甲發生大水荒時,這口井還從地下湧出泥黃色的水源,救了村裡的很多戶人,也使我們成為唯一不受影響的住戶。

這口井的存在,也讓我們從來沒有申請自來水,吃的、洗的、用的,全靠這口井。(至今它依然還未乾涸過哦!)

可能對有些人來說,這裡已變成一片廢墟,跟這老屋的感情深厚,主要是這裡是爸媽臨終前,呼最后一口氣的地方。

我告訴姐姐,屋裡的東西(包括人),都是古董,加上爸爸在世時,也曾交代我們,要好好看管家裡的每一物,因為大多數財物都是古董,特別是很多家俬,都是由爸爸親手釘製的,若干年后,真了變成古董了,而且還是獨一無二的哦!

別看小這些殘舊的鋅板屋頂,其中幾片鋅板,是我自己爬上去釘上的哦! 現在回想起當年爬屋頂的經驗,還心有餘悸哦!

爸爸在16歲時,從中國坐船到馬來亞謀生,全馬(相信是包含半島)走透透,邊打工邊生活。過著流浪的生活近20年后,才在某親戚的介紹下認識媽媽。

爸爸生前曾說,他帶著中國特製的木枕跑天下。陪伴他睡過近50年的木枕,最終已睡壞了。反而找到的是祖母所睡的陶瓷枕!

說也奇怪,這粒有點像栽種盆栽的容器,卻是一個枕頭,很難想像以前的人是怎麼睡在一個硬綳綳的枕頭呢?


這大中小的Pyramid,不知有何用處?也不知它是不是古董?
還有這兩個精緻的瓶子,不知它是否有歷史價值?有誰可以告訴我嗎?

最可愛的是這個阿拉丁神燈!姐姐也不知道爸媽怎麼會有這神燈,是珍藏品?還是某親屬送的手信?

其實老家應該還有些“無價之寶”,但需要時間慢慢找出來。但有很多古董,不是被白蟻蝕壞,就是年久未修損壞了。

就像古董木椅,4張木椅只剩兩張了,而且已摇摇欲墜的樣子,必須先修好才可收藏。

祖屋要拆了!Old House going to be demolished~ 有 “ 3 則迴響 ”

  1. 嘻!歡迎光臨~
    你是瓜拉人嗎?那我們認識的嗎!?!這世界多麼小哦~
    希望你多上來走走,接下來,可能會在拆屋的那一天,拍下這歷史性的一刻。
    真擔心到時我會在那邊忍不住的哭… ;(

  2. 我对这个地方的印象不浅,打从我小时候就经常到姑姑那里的家。听你细诉祖屋的故事,突然有些东西牵动着深深的回忆。。。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