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晉遊第三篇 ─ 旅行好去處 Let’s travel Kuching!

坦白說,當我第一次從亞航踏足古晉國際機場時,我的直覺告訴我:我肯定會再次到古晉遊玩!

這種直覺並不會常常浮現在我腦海裡,尤其是第一次travel的地方。就打個比喻,去年飛往越南及老撾時,我告訴自己及慶權,以后有機會,我們再去河內,然后南下胡志明市。反而卻不打算再度觀光老撾。

在古晉只有3天3夜的時間,心裡一直告訴自己還會再到訪這裡,所以,走得很不專心。然而,這裡的好朋友Stanley及慶權在古晉的親戚,卻非常熱情的盡地主之誼,帶了我們去好多旅遊景點,終于體會到什麼叫著“目不暇給”!

原因是,古晉是個很大的城市,大得它必須分為南市及北市。加上這裡面積很大,從一個地方要去另一個地點,走路是很難到達的哦!(除非你是Forest Gum─阿甘正傳的男主角)

古晉(Kuching)是砂勞越的首府,砂勞越是全馬來西亞面積最大的一州,因此古晉地位獨特。

在馬來西亞沒有任何一個城市像古晉一樣,既浪漫又歷經不可思議的歷史滄桑。沒有其他城市能像古晉一樣,展現其雍容大方的魅力。

古晉人口約五十萬,大家融洽相處在這個迷惑的城市裡,並引以自豪與榮幸。這可從他們接待訪客的態度反映出來。

古晉熱忱歡迎到訪的遊客,絕不嬌柔造作。他們忠厚老實的經商態度,一百五十年來從末改變。如果只坐在旅游車內觀光,是無法真正看到古晉的真面目。

古晉地名的由來,頗富傳奇性。西元一八三九年,英國航海家詹姆斯.布魯克(James Brooke)的船隊,通過南中國海,來到婆羅州西北邊的砂勞越,沿著砂勞越河往內陸溯航,在一個不知名的濱河小城靠岸,吸引了很多居民圍觀這一船碧眼金 髮的怪人。

詹姆斯.布魯克用英語問一位抱著白貓的馬來人,這是什麼地方?個子矮小的馬來人,以為詹姆斯.布魯克在問那隻白貓的馬來話怎麼說,就回答: 「Kuching(古晉)!」

詹姆斯.布魯克就在航海日記上記載這個小城叫作古晉,這是古晉地名由來之一。

砂勞越河兩岸,長了許多龍眼樹,馬來語叫作Mate Kuching,意思是貓眼樹;以貓眼樹為名,是古晉另一個名稱由來,這個說法,比較可信。 不論是「貓」或「貓眼樹」,都與古晉有淵源,「貓」成為古晉的標幟,「貓城」也就順理成章的成為古晉的別名。

古晉市中心美麗的河畔

古晉是進入砂勞越南部的門戶。2004年古晉被世界衛生組織頒發西太平洋區域總監健康城市獎。近幾年來,古晉的河邊有許多重建區與填河造鎮的計劃,市鎮河邊的發展,使得古晉成為近年來最受歡迎的休閒兼商務會務中心。

古晉的改造,把昔日河邊雜亂無章的倉庫,改建為河邊長達900公尺的河濱休閒渡假區,不僅景觀優美,還佈置了一連串的休閒長椅,有計劃的攤販與餐廳區,兼具娛樂與休閒的功能。

兼容並蓄的是,當地一些舊有的古老建築仍被保存著,只有加以修改增建,如中國歷史博物館、露天劇場、廣場鐘樓等。

巧妙地融合新近增建的建築物,如水上涼亭、觀景樓、茶樓、音樂噴水池及現代雕刻藝術品等。

讓古晉河邊的白日風情,隨著絲絲河風的吹襲,成為欣賞河畔風光,觀賞河畔北岸碉堡、傳統水上人家景致的休閒場所。夜晚來臨,古晉的河邊隨即換上繽紛熱鬧的彩衣。

主要傳統巿集

就在河畔對面,即是古老的一條街(Main Bazaar),也是舊古晉的市中心,此地有著古意盎然的中國傳統商店與建築物,來自中國的移民們,世代家庭們守著傳承的基業,一如過往般操持著舊有技藝,如錫匠、木匠、雜貨零售等家業,刻畫出中國移民勤勞奮鬥的史畫。

遊走此巿集,除了可以見到一些傳統商店外,也有古董店、手工藝品等;購物之餘,還可到傳統咖啡店,於大理石桌面上享受咖啡香。

另有一條與老街平行的木匠街(Carpenter Street),聽街名就知道販賣何物了,此街的購物選擇與老街相似,只是多增添2座小寺廟,讓整條街更有韻味。

此外,還有一條完整保留19世紀中式建築的唐人街。

Jalan Tunku Abdul Rahman路上,有一座古晉古老的大伯公寺廟,雖然當地宣稱該廟建1843年,不管建廟年代如何,該廟確是古晉最古老的信仰中心。

特殊的是,此廟每年農曆二月初二舉辦大伯公誕辰。

民事中心(Civic Centre)大樓內設有一觀景台,提供遊客們觀看市容的優美景緻,若天氣晴朗時,古晉市容與山景進入眼簾,分外的美麗。

有一隻大白貓的雕像座落在浮羅岸路與中央路(Jalan Central)交接處

這隻被譽為古晉的大貓在此稱霸多年現在她牠已經有了對手—在假日酒店Holiday Inn)對面,也有一群貓的雕像不讓牠專美

歷史古蹟與Brooke傳奇

Astana宮殿位於河畔北岸,於1807年建造,為昔日統治者Charles Brooke送給其新婚老婆的結婚禮物,今日仍為砂勞越州元首府。

馬特力達碉堡Fort Margherita建于1879當時是用來保衛砂羅越免受海盜侵襲,是以查理斯布律克太太的名字拉妮瑪格烈命名。

外觀嫵媚與有趣該碉堡就在警察訓練營隔鄰進入時訪客可能會被要求出示身份証。從河濱公園多處的渡船碼頭都可乘舢舨到此

四方塔(The Square Tower)建于1879當時是用作防衛碉堡所幸從未開過一槍一炮。該塔的前身是以木料建築而成,但在一八五七年被淘金者叛徒燒毀

華族歷史文物館


座落在古晉大伯公廟對面的華族歷史文物館,收藏著有關華裔社會在砂勞越的歷史。展出的包括早期華裔經商的路線、遠期從中國南來的各籍貫人士移民史、社會傑出的華裔代表、華人在砂勞越參政的歷史及華人傳統貿易活動等。

如果您想知道更多有關華人如何在這個多元種族社會裡,創造一番偉大的事業及名成立就,答案就在華族歷史文物館。

華族歷史文物館的開放時間在每天早上九時至下午六時,星期五休息。 此外,古晉市還設有館藏豐富東南亞文物的砂勞越博物館、伊斯蘭博物館、中國歷史博物館、貓博物館、伐木博物館等,值得你前來古晉一遊,大飽眼福。

馬中友誼公園

下圖為古晉街道,左為亞答街,右是Tabuan Road的廉價旅館,如Borneo HotelB&B Inn。(B&B是Bed & Breakfast的簡稱)

不過,我們最終還是選擇了一間設在大交通島上的酒店落腳─Transit Point。 這裡曾是SESCO(砂州電力公司)的工程師宿舍,近期來已改為旅館,很受背包客的歡迎哦! 我們Check-In時,拿下最便宜的房間,促銷價是35令吉。

雖然提供wifi,不過,我們在使用wifi服務時,卻比烏龜跑得更慢!可能是當天server down吧!整晚都上不到網,有點失望囉~

我們拿的房屋提供一張雙人床、電視機及冷氣。雖然廁所共用,但每隔兩、三間房,就有一間洗手間兼沖涼間,非常方便。 下次再去古晉,可能會再訪這裡哦!

讀品分享~Time to Share

法國:人生就是一場旅行 國際在線專稿:改變一種生活有千百條理由,也有千百種方法。

但真正做過這種嘗試的人會告訴你,收穫只有一個:他們得到了充實自我的豐富寶藏。

單一乏味的工作,複雜惱人的感情生活,陰沉抑鬱的氣候……有誰沒有夢想過拋開這一切,奔向未知的生活?但是從夢想到現實,道路充滿險阻且漫長。

經濟 困難、 家庭危機、對未知的恐懼……放棄自己擁有的一切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然而,在法國總是有許許多多這樣的人,離開他們熟悉的生活,到達五百、一千甚至一萬公 裡的遠方。

據《法蘭西晚報》12月27日報道,每年約有30萬法國人移居國外,但對於那些為了「改變生活」而移居的人,卻沒有具體的統計數據。

不過,這些冒險者的博客、書籍及其它報刊文章都見證了他們的心路歷程。 薩伊德·阿勒姆23歲時離開了法國,來到巴厘島,在那裡開了家法國餐館。

他曾經在法國是一名季節工,在同事的啟發下,決定踏上旅途。來到巴厘島後沒 有事 先計劃就逐漸融入了這個地區,自然而然地定居了下來。

他開始在那裡經營飯店、熟食店,購買了別墅和土地。從獨自一人在陌生的國度,到熟識了當地所有的居 民,他為此付出了努力,也充滿了收穫的喜悅。薩伊德表示,絲毫不懷念法國,除了每年三次的回家探親,不願意再回去生活。

70歲的喬治 ·朗吉拉和妻子米萊爾在南錫生活了20年,經營著一家旅行所,但4年前他們決定改變生活,最終南下來到700公里遠的佩裡戈爾,在一個叫旺德耶的小地方落 腳。

不喜歡大城市氛圍的他們在陽光充足的佩裡戈爾生活愉悅,不僅感受到了氣候的溫和,更體會到了大城市所缺乏的人與人之間的溫情交流。

他們喜愛與淳樸、簡 單的村裡人相處,認為那裡就像一個大家庭。 文章評論說,學習一門新的職業,適應新的地區環境,重新發展朋友圈,最終學會離開曾經的一 切而生活,是他們必經的歷程。

無論是短暫的還是長久的經歷,無論遠離家鄉數百還是數千公里,這些收穫的見證都不約而同地相交。

他們為生活理念注入了新的意 義——達到極限、直面危險。適應新的職業社會生涯開闊了他們的眼界,培養了他們的個性;經營、對比與以往不同的生活豐富了他們的人生經歷。無論之後的路要 怎樣走,這都是充滿意義的自我充實。就讓他們跟著第六感繼續勇敢地走下去吧!(高佳音)

(此文轉載于《快樂青蛙》部落格)

A letter black write to white

作者:Jansen_c

Dear white, something you got to know.
亲爱的白种人,有几件事你必须知道。

When I was born, I was black.
当我出生时,我是黑色的。

When I grow up, I am black.
我长大了,我是黑色的。

When I’m under the sun, I’m black.
我在阳光下,我是黑色的。

When I’m cold, I’m black.
我寒冷时,我是黑色的。

When I’m afraid, I’m black.
我害怕时,我是黑色的。

When I’m sick, I’m black.
我生病了,我是黑色的。

When I die, I’m still black.
我死了,我仍是黑色的。

You———white people,
你———白种人。

When you were born, you were pink.
当你出生时,你是粉红色的。

When you grow up, you become white.
你长大了,变成白色的。

You’re red under the sun.
你在阳光下,你是红色的。

You’re blue when you’re cold.
你寒冷时,你是青色的。

You are yellow when you’re afraid.
你害怕时,你是黄色的。

You’re green when you’re sick.
你生病时,你是绿色的。

You’re gray when you die.
当你死时,你是灰色的。

Andyou, call me "color"?
而你,却叫我"有色人种"?

(此文轉載于《快樂青蛙》部落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