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小鯊魚咬傷~Bitten by a Fish

小心海水裡有“小鯊魚”而被攻擊哦!

一名郵差與家人到波德申海邊嬉水時,忽然遭“小鯊魚”咬傷右腳底,以一個血淋淋的慘痛經驗結束旅程。
小鯊魚相信是在覓食時攻擊郵差,咬著郵差的腳板約3秒鍾,直到郵差險些跌落海水裡,被胞兄抱起,小鯊魚才“放口”。
這場觸目驚心的鯊魚咬傷人案是于1月2日上午8時許,在波德申附近的丹絨端海域一帶發生。

※※※請做好心理準備,接下來的照片,將是慘不忍睹的血淋淋照片哦!

來自馬日丹那的莫哈末海米(25歲,為亞羅牙也郵政局的郵差),其右腳板被縫數10針。
他在事發前一天,與家人約15人分乘5輛轎車到上述地點的度假村遊玩。事發時,約有5名成人及5名孩童下水游泳。
當時他水位大約有4尺深,下水約半小時,妻子叫他上岸休息。正當他想涉水走上岸時,忽然感覺到右腳疼痛不已。

當時他看不到水裡的東西,還以為是踩到東西,揮動腳部時,感覺到該物體咬著不放,痛得他整個人險些跌下水裡。
由于自己看不到是什麼物體咬傷他,眾人猜測是鱷魚,不過,附近村民指出,他被咬傷的地點,曾有小鯊魚出沒。

經過這次經驗后,他對下海游泳產生恐懼感,短時間內不會再去海邊野餐或嬉水。
莫哈末海米的妻子在事發時,以手機拍下他的傷勢,隨后將照片沖洗出來,以示照片給上司及朋友看。

 森州行政議員越州到傷者家慰問,並祝他早日康復。

忘掉悲傷~Forget the Sadness

有人說,2009年出師不利,己丑年開始得不順利,結束之前也發生許多災難~

最近出席及發生很多白事,老死的堂叔、被爆炸案致傷而死的黃國安、不幸意外去世的4父子,單單在12月,已流過3次眼淚了。

除了堂叔的喪禮,是以親戚的身份出席,其餘的兩個喪事中的死者,與自己毫無關係。

但是,人在現場的我們,看到致親的人離開,自己也經歷過最親的家人離去,深深體會到他們的心,心如刀割。

尤其是4父子在一場無情的交通意外死去,留下遺孀及僅一歲的兒子,整件事引起全國人民的矚目及同情。

最令人敬佩的是,為妻者抱著不懂事的幼兒,告訴前來慰問她及家人的朋友:“我們會堅強活下去,你們一定要去教會哦!” 延續亡夫為主服事的精神。

死者家人都是基督徒,他們都相信,4父子已到天國裡去了。臨終后,大家會再見面,因此,不需為他們的離開感到傷心。

 

堂叔雖然不是鄭家親生的,但長得跟亡父有點相似。他在世時,經常讓我“睹叔思父”,他的離開,也讓我感到不捨及難過。

 在此,為亡者祈禱,但願你們一路走好,早日到天國裡,回到主的懷抱,阿門!

珍惜當下、愛惜身邊愛你及你愛的人~

祈願他安息~May him Rest In Peace

我跟他非親非故,亦素昧平生,只希望能把一個好人救起來,但最后換來的是“無助”!

在瞞著他的家人的情況下,我充做公眾與他的家人的“中間人”。

故事是從某購物廣場發生爆炸案的第4天開始,我佯裝是病人的朋友,進入醫院的加護病房,探望這名還在ICU搶救中的黃國安。

很多名進去探望他的親人、朋友,出來時都不禁搖頭,不寄很高的希望他會醒過來。

但是,曾經從鬼門關繞過一圈而至今過著很好的生活的我,不斷地在想,一定有辦法救到他。問起家人才知道,家人沒好好地跟傷者“溝通”。

※根據一些讀者指出,一個人在遭遇意外或發生爆炸案事件后,其靈魂會“魂飛魄散”,即使是受輕重傷,家屬應第一時間返回現場“招魂”。
若傷者處在“三魂不見七魄”的情況,家屬沒進行招魂,加上傷者蒙受重傷的話,情況不會樂觀。
一般上,一個人如果傷到腦部,必須盡快處理,不能再拖。相信黃國安是拖了太久,等到第6天才來行動,已經太遲了。

從同行中取得其中一名家屬的聯絡號碼,向她瞭解家人在過去4天做過怎樣的努力,于是交代家人隔天早上,一定要在第一時間向國安說很多、很多的好話。

到了第5天晚上,約了家屬瞭解國安出事前的工作及背景,心裡不知哪來的一股力量,一定要幫這個人,把他救起來。

加上家人曾求助巫師,從巫師處知道國安會在10天后醒過來,我更不想在這10天期待奇蹟的出現。于是,趕著當晚發出一則S.O.S的新聞,希望全馬各地的熱心人士,提供建設性的良策。

爆炸案的第6天早上,在9點45分至10點之間,才接了兩通熱心人士的電話,我就馬上打給這名家屬,沒想到,還來不及提供兩人的資料,就接到噩訊了。

熱心人士的電話不斷撥給我,我不忍心告訴他們真相,繼續耐心的接聽每一通電話,直到下午1點30分,才發出短訊給每一位曾撥電給我的熱心人士,告訴他們國安已離開我們了。

一些公眾仍不灰心,希望我能把這方面的資訊,傳達給其他遭遇類似情況的傷者。

黃國安去世的這一天(2009年12月20日),在一天內我一共接到38通電話、20則手機短訊,也向這些熱心人士說了很多聲的:“謝謝你們!謝謝你們的關心!”

當時,感覺到我是半個家人,也有些人以為黃國安是我的兒子。但是,那一整天的心情,是非常的沉重、無助。

一個明明有機會生存下來的好人,就這樣走了…

 

 黃國安,安息吧!Rest In Pea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