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起不解的離奇案件~2 Unsolved Mystery case!

我不是一個善于表達的人。但在這一個星期內,到過兩宗離奇案件的喪禮,我數度暗地裡流了幾次淚,淚水在臉頰乾了幾次,自己也忘了。

說也奇怪,這兩宗案件的死者,跟我無親無戚,甚至是素昧平生,但兩人都是大好青年,壯志未酬,就這樣被主召喚了…

先說武吉阿曼商業罪案調查總監拿督辜瀚生長子─辜吉利之死,一名剛踏入社會工作不到兩年的他,竟離奇被發現葬身火海。

所居住的公寓,忽然失火,身為一名日本料理廚師的他,在緊要關頭,急電雙親詢問如何逃生。然而,被發現在露台的屍體,已是一具焦屍。

我的父母是遲婚的一對,孩子年幼,兩老來不及享福,這種生活,我嘗試過。爸媽60、70歲時,我還在學院裡求學,還來不及踏入社會、賺錢奉養兩老前,他們也被主召喚了。

所以,“來不及孝敬雙親”,算是我對他們的遺憾吧!

我在讀中五時,哥哥意外身亡,也體會過爸媽當年“白頭人送黑頭人”的情況。辜瀚生夫婦算是半個公眾人物,受到各界人士獻上的關懷及致祭,讓為母者的鄭碧瑩感動又傷心。

還來不及收拾悲哀心情,辜吉利出殯的當天下午,竟傳出雪州行政議員歐陽捍華政治秘書趙明福,離奇墜樓事件。

兩人出事雖不在馬六甲,但卻是馬六甲人(辜吉利算是半個馬六甲人吧!)。我難得一天的休假休得不安心,趙明福的遺體于隔天晚上送到喪府后,隔天就要開始拼搏了。

之前曾提到辜吉利的葬禮,是繼今年2月初華教鬥士拿督沈慕羽病逝,舉辦風光大葬后,屬于甲州於今年內第二「大陣仗」的葬禮。

不過,看來,趙明福的葬禮,比辜吉利喪禮還要大陣仗!

辜吉利之葬禮,獲得警界各高層警官代表出席,除了要認警界裡的兩個大頭,還要認8大天王、肩膀上有幾粒星星或幾把劍!

在趙明福的喪禮中,更是連續忙透三天兩夜。不但要讓政黨的大人物,連明福身邊的親人、朋友、同學等,都要知道誰是誰。最重要的是,全天守著明福的妻子及雙親,極耗神亦耗精力。

在靈堂度過了兩天的時光,最吃力的就是其喪禮。 全馬上下人民,關心的是趙明福墜樓的真相,一旦找不出真相,明福在九泉之下,也無法安息。 這也是為何整個喪禮,是一個“求真相的葬禮”!

年幼的伍琇鎂是明福未婚妻蘇淑慧的外甥女。

對著巨型的靈照,不斷的問:“明福哥哥哩?”、“我要去跟他拜拜”、“做麼人家拿掉明福哥哥的燈?”,在旁聽到這些話的我,鼻子開始酸了起來…

GOD BLESS THE DEPARTURED… MAY GOD REST THEIR SOUL IN YOUR KINGDOM…

R . I . P

森林打獵記!Hunting in the Jungle

旅行足玩耍玩到森林去了,這次去踢土,竟踢到山豬!

準備往下遊的,請做好心理準備,因為這篇文章可能帶著濃濃的血腥味,並不適合某些人。


慢慢往下看吧!

準備好了嗎?我們去打獵囉!

這一晚,有一班喜愛探險的朋友,號召那些大膽的人,一起進入森林打獵。不曾打獵的我們,竟然天不怕,爽快的答應了他們的邀請。

我們匆匆忙忙的收拾幾件細軟,連飲水也沒帶,就跟著大隊探險去了。 下午5時集合,半小時后從馬六甲的峇株安南出發,約兩小時后,到了柔佛州的昔加末。 8時享用簡單的晚餐后,我們就在9時許往彭亨州的SELANCAR衝啊!

我們所乘的兩輛四驅車一先一后,慢慢的以低排檔行駛,加上森林(一半是油棕園)裡的路顛簸難行,剛下過雨的路,以泥漿路為多。

也好,適合我們物色山豬的狀態,不宜快行,環境相當涼。 很幸運的,13人共乘的兩輛四輪驅動車,在進入森林的15分鐘后,就成功獵到了第一隻山豬。

據一名有經驗的前輩,一般上,獵到的野豬分為兩種,即是白豬及山豬。

據說,白豬來自南中國海,本地人稱它為BABI BODOH,它的體積比山豬小,煮熟后的肉感,比山豬韧。所以,一般獵人都會物色山豬、豭(公豬)。

說也奇怪,燈光照耀在昏暗的森林,一旦照到山豬,就會呈一片白色,它就是我們要找的山豬了。

兩輛四驅車,行駛在前方的載著兩名鎗手、引路者、司機等,可說是打獵團的先鋒。

行駛在后頭的我們,負責“收屍”,工作一點都不簡單。尤其是獵到上百公斤的山豬時,更是吃力不討好,四名大漢都難以將”戰利品”舁上車斗。

“碰”…“碰”…“碰”… 一隻又一隻的野豬,死于鎗下。

一名身兼多職的鎗手兼屠夫,很快的將所獵到的山豬進行解剖,祛除豬內臟及豬頭后,把剩餘的豬身扛上車斗。

據知,野豬斃命后,最好在短時間內先處理掉其內臟,否則屍體將發出難聞的臭味,屆時,真的是洗水都不能清除這異味。

起初,我們還抱著興奮的態度參與打獵,當我們獵到第5頭、第6頭時,心情越來越沉重了。 因為當時已是凌晨2、3時了,個個開始累了,更不知前面的鎗手,會在什麼時候收手。

每當鎗聲響起,我們又硬著頭皮、拖著沉重的腳步收屍囉! 直到凌晨5時半,坐在第二輛車內的5人,終于投降了。

因為車斗已載滿了9隻野豬,前面的獵者卻越來越打越熱,一點都沒有收手的意思。

我們只好揚起白旗,停在最接近大路口的空地,在車上休息。 剛進人夢鄉不久,約清晨7時,先鋒隊興高采烈的又載了5頭豬出來了,叫醒了正在熟睡的我們,到附近的宰豬場處理我們的收穫。

沒錯!這次的打獵團,共獵到了14隻野豬!收穫的確不錯,但卻累壞了我們這些初學者。

這裡有個小小秘密!政府規定的打獵時間是清晨6時至傍晚7時,所以,原則上,晚上是不允許打獵的。

這次真的是冒險、探險的參與打獵團,可說是收穫匪淺。

回程后,當遇到曾一起參加打獵的朋友,是否還想再次打獵,個個說,打獵雖刺激,不過,下次要定下目標,只要獵到三、五頭野豬就夠,只要享受過程就好,不在乎收穫多少

應該會期待下一次的打獵,我想!?!

(註:本人並不提倡殺生,尤其是看到獵者打獵的情況后,不禁為這些犧牲在鎗下的野豬靈魂祈禱,願主保佑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