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品分享~Time to Share

法國:人生就是一場旅行 國際在線專稿:改變一種生活有千百條理由,也有千百種方法。

但真正做過這種嘗試的人會告訴你,收穫只有一個:他們得到了充實自我的豐富寶藏。

單一乏味的工作,複雜惱人的感情生活,陰沉抑鬱的氣候……有誰沒有夢想過拋開這一切,奔向未知的生活?但是從夢想到現實,道路充滿險阻且漫長。

經濟 困難、 家庭危機、對未知的恐懼……放棄自己擁有的一切並不是那麼容易的事!然而,在法國總是有許許多多這樣的人,離開他們熟悉的生活,到達五百、一千甚至一萬公 裡的遠方。

據《法蘭西晚報》12月27日報道,每年約有30萬法國人移居國外,但對於那些為了「改變生活」而移居的人,卻沒有具體的統計數據。

不過,這些冒險者的博客、書籍及其它報刊文章都見證了他們的心路歷程。 薩伊德·阿勒姆23歲時離開了法國,來到巴厘島,在那裡開了家法國餐館。

他曾經在法國是一名季節工,在同事的啟發下,決定踏上旅途。來到巴厘島後沒 有事 先計劃就逐漸融入了這個地區,自然而然地定居了下來。

他開始在那裡經營飯店、熟食店,購買了別墅和土地。從獨自一人在陌生的國度,到熟識了當地所有的居 民,他為此付出了努力,也充滿了收穫的喜悅。薩伊德表示,絲毫不懷念法國,除了每年三次的回家探親,不願意再回去生活。

70歲的喬治 ·朗吉拉和妻子米萊爾在南錫生活了20年,經營著一家旅行所,但4年前他們決定改變生活,最終南下來到700公里遠的佩裡戈爾,在一個叫旺德耶的小地方落 腳。

不喜歡大城市氛圍的他們在陽光充足的佩裡戈爾生活愉悅,不僅感受到了氣候的溫和,更體會到了大城市所缺乏的人與人之間的溫情交流。

他們喜愛與淳樸、簡 單的村裡人相處,認為那裡就像一個大家庭。 文章評論說,學習一門新的職業,適應新的地區環境,重新發展朋友圈,最終學會離開曾經的一 切而生活,是他們必經的歷程。

無論是短暫的還是長久的經歷,無論遠離家鄉數百還是數千公里,這些收穫的見證都不約而同地相交。

他們為生活理念注入了新的意 義——達到極限、直面危險。適應新的職業社會生涯開闊了他們的眼界,培養了他們的個性;經營、對比與以往不同的生活豐富了他們的人生經歷。無論之後的路要 怎樣走,這都是充滿意義的自我充實。就讓他們跟著第六感繼續勇敢地走下去吧!(高佳音)

(此文轉載于《快樂青蛙》部落格)

A letter black write to white

作者:Jansen_c

Dear white, something you got to know.
亲爱的白种人,有几件事你必须知道。

When I was born, I was black.
当我出生时,我是黑色的。

When I grow up, I am black.
我长大了,我是黑色的。

When I’m under the sun, I’m black.
我在阳光下,我是黑色的。

When I’m cold, I’m black.
我寒冷时,我是黑色的。

When I’m afraid, I’m black.
我害怕时,我是黑色的。

When I’m sick, I’m black.
我生病了,我是黑色的。

When I die, I’m still black.
我死了,我仍是黑色的。

You———white people,
你———白种人。

When you were born, you were pink.
当你出生时,你是粉红色的。

When you grow up, you become white.
你长大了,变成白色的。

You’re red under the sun.
你在阳光下,你是红色的。

You’re blue when you’re cold.
你寒冷时,你是青色的。

You are yellow when you’re afraid.
你害怕时,你是黄色的。

You’re green when you’re sick.
你生病时,你是绿色的。

You’re gray when you die.
当你死时,你是灰色的。

Andyou, call me "color"?
而你,却叫我"有色人种"?

(此文轉載于《快樂青蛙》部落格)

不用鐵釘建造的青雲亭~Nailless Ching Hoon Teng

古蹟不只是歷史見證,也是會說故事的遺址。

馬六甲青雲亭約有400年歷史,整座建築物,沒用上一根鐵釘。這句話勾起大家的好奇心,東張西望四處打量廟宇。

古蹟愛好者蔡麗珠笑說:“這不奇怪,那個年代也找不到鐵釘吧!” 青雲亭叫人嘆為觀止的,何止這點,廟宇的空間格局、彩繪、木雕石刻、剪粘裝飾、木雕安金(貼金箔)等,更是先輩們智慧與藝術的結晶品。

蔡麗珠表示,青雲亭的背景,建築布局和裝飾藝術等,並沒有詳盡的文字記載記錄。

不過廟里的建築風格、碑文資料、屋脊裝飾等,便是“活的”資料,古蹟愛好者和遊客,只要下點功夫、細心觀賞,便可從中追溯廟的“前世今生”。

追溯廟的“前世今生

蔡麗珠本身是在1997年參與青雲亭修復工程,她在負責攝錄及記錄青雲亭修復前后與過程時,才嘗試認真認識這間古廟。

從廟內碑文的資料看來,中國福建閩南式風格的青雲亭,是由馬六甲第一任甲必丹鄭芳揚(又名鄭啟基)在明萬歷28年所建,取平步青雲之意。

1698年9月,法國使節代表弗洛吉(F.Froger)途經馬六甲,曾經到青雲亭一遊,並記下所見所聞。

蔡麗珠表示:“重看弗洛吉的記載,當時的青雲亭結構非常簡單,至多只能稱之為‘亭’。”

至于我們現在看到的大殿(觀音堂),是1704年馬六甲第4任甲必丹曾其祿(又名曾六官)所建的,觀音堂中有一刻著“青雲古蹟”的牌匾,據說便是曾公所書。 1801年,甲必丹蔡士章(蔡麗珠之曾祖父)將青雲亭加建重修,才有今日的面貌。

體現華人文化縮影

青雲亭融合釋儒道三教信仰,因供奉主神觀音菩薩,故亦稱觀音亭。正殿內,觀音居中,媽祖和保生大帝坐兩側,側殿供奉文昌帝君、虎爺、太歲等。

經歷數百年風雨洗禮,依然香火不斷,至今仍有僧侶居住其中。 蔡麗珠說,青雲亭不只是宗教及信仰中心,在葡萄牙和荷蘭統治時代,還肩負華人的政務及法庭之責。

門神,是中國廟宇不可或缺的彩繪藝術,有關其傳說,要追溯到商周時代。 民間的門神多不勝數,我們的老祖宗,多半選擇岳飛、趙雲等這類孔武有力且戰績顯赫的武將作為門神,以提高阻嚇作用。

馬來西亞歷史最悠久的古廟青雲亭,既是舊時甲必丹審理官司的“衙門”,也是民眾向神明祈求心靈平安的神廟。

不過在后世民間,門神已逐漸由鎮鬼驅邪演變為招福招財,所以今天我們看到的門神,除了威武正氣讓鬼魅退避三舍的武將,也有和藹慈祥手持招財添福祥器的文官、太監,或宮娥等。

龍是華族最愛的圖騰,除了人物門神以外,廟門也常見“左龍飛騰,右龍俯陣”的彩繪。 青雲亭的廟門彩繪非常特別,既不是一般廟宇常見的文武門神,也不是祭祀觀音或媽祖等廟宇常見的“朝宮、太監、宮女、侍女”祖合,而是龍和八仙組合。

眼尖的遊客也許會察覺,青雲亭山門、中門,龍門和虎門每扇門的彩繪看似大同小異,實際各有乾坤。

山門左右兩邊的門,八仙手持寶物騎著坐騎分乘兩條龍;來到兩側翼門,門上的八仙就只持寶物,沒有坐騎,而中門的彩繪卻只有八仙們的法器(暗八仙)伴著龍。

一瓦一木,都沉積著老祖宗傳流的文化事蹟,等待我們前去一一挖掘。

其中原由,蔡麗珠曾經多方探究,不過依然無法解開當中玄機,她希望有識之士可以不吝賜教。

八仙每位都有自己的法器,合稱“暗八仙”或八寶,看到芭蕉扇自然知道是代表漢鐘離,寶劍屬於呂洞賓,葫蘆是鐵拐李用來救濟眾生的。

但是說到八仙座騎,除了總是把驢子倒騎的張果老,我們在各種刺繡及彩繪等看到的其他七位仙人,似乎經常騎著不一樣的座騎,有人因此戲言,八仙幾位是好朋友,心胸寬大,所以經常交換座騎。

(此文轉載于《中國報》專題訪問)

她~只騎腳車,就能環遊世界~Travel Around the World with Bicycle

當背包客遇上背包客,一定會有很多話題。

這次在工作上遇到來自德國的女護士,40歲的安娜瑪莉于6年前,放下16年白衣天使的工作,獨自騎腳車,環遊世界去了。

踩過了3萬5000公里的路程,安娜瑪莉來到古城,還想繼續南下,到澳洲做短期工,然后到旅程的最后一個國家─紐西蘭。

與安娜瑪莉交談時,發現她的毅力比普通女子強很多,至少她不會為經濟、治安、路途狀況等等事情而卻步。

翻山越嶺、冰山雪地,她都一一走過了,還有什麼難倒她呢?

看!雖然馬六甲的天氣非常炎熱,但她還是很享受的,在古城門前,與她的戰車一起拍照留念。

交談中,向她透露我們也曾策劃大馬赴歐洲大計,不過,基于中國及緬甸入境及資金問題,我們決定放慢腳步,將這大計分為幾段進行,她聽了,給予我許多鼓勵的話,以她的意志為榜樣,叫我不要放棄這夢想。

那時候,我的心裡多麼的希望自己有她的一半就夠了。 至少憂慮少了,就會放膽去做!

我將這篇新聞放上這部落格裡,希望自己每次看到安娜瑪莉環遊世界的心願一步一步的完成,自己也能慢慢的邁向這夢想,完成我們遠赴歐洲環遊世界的心願。

祝我們旅行成功、夢想早日實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