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必備武器~Tool for work & life

她是我的必備武器,隨身攜帶的好良伴!

寫了這麼多(百多篇罷了)、這麼久的部落格,重要武器終于要登場了!

鏘鏘鏘鏘…Nikon COOLPIX P5100

2007年5月初,買了一台佳能(Canon A600)相機,孰知,7月初,毛賊半夜破門入屋行竊, 把用不到3個月的新相機偷走,與這架機的緣份已盡,就暫時先用著殘舊的Canon G5相機。

2008年3月,拿到花紅后,撥出其中1000令吉,物色新相機,希望它能像G5一樣,跟我久一些。

慶權上網找了幾種相機款式,最后選出兩種相機讓我選擇,那就是Nikon CoolPix P5100,及佳能G7

其實,這兩架相機功能不差上下,P5100擁有1200萬像素1243萬像素),而G7有1000萬像素。價錢方面,大同小異,介于1088令吉至1388令吉之間。

對于正在使用Nikon D70相機的慶權,附有鎂光燈,不斷說服我買下P5100,原因很簡單,P5100除了機身閃光燈,還可以外接鎂光燈。換句話說,若我買下P5100,屆時,我們兩架大、小機,可以共用一個鎂光燈!

我們先到據稱全馬最大電子城的劉葉大廈(Low Yat Plaza)試看產品,再做進一步比較。最重要的是試探兩架相機的Macro(微鏡),哪一架能拍出更近、更細的照片?

結果,答案是P5100。這架機的另一個好處是,機身擁有約52MB的記錄容量,即使沒有SD卡在內,也可以拿來拍照。

有意想買相機的話,不妨先上網參考,比較兩架相機,然后才下定論。

我們在劉葉大廈看到的P5100價錢是1388,過后到新加坡比較價錢時,大約是1088令吉。雖然是省下了300令吉,都覺得值得。

這架相機也是我接觸到相機后,最好用的一架相機。(除了G5擁有F2.0 大光圈,能在夜間昏暗的情況下拍照,它也陪伴我至少2年了。)

P5100的最大光圈 F2.7(W) / F5.3(T),當然無法跟G5比啦!但是,它還是我的最佳必帶用具!這架相機可說是陪我們跑遍不少國家、拍下許許多多美好回憶哦!

※※在此要謝謝元珠,用她的Panasonic相機拍下P5100的美麗照片,供大家分享。

《MY FM星光11同樂會》第一站~MYFM IN MALACCA

《MY FM星光11同樂會》第一站,在古城開跑囉!


DJ在台上大派禮物,台下的觀眾爭相索取贈品。

配合MY FM電台慶11週年台慶系列之一的《MY FM星光11同樂會》,6名DJ、小MY及特別嘉賓與現場觀眾的兩小時的近距離接觸,把整個英雄廣場大廳鬧翻天!
由普騰奔舒娜(Proton Persona)呈獻,MY FM 11週年台慶系列之一《MY FM星光11同樂會》第一站選擇在古城開跑,古城的市民有耳福哦!


6名DJ菲比(左起)、林德榮、顏薇恩、賈森、卓卉勤、尹匯氛,與現場觀眾兩小時的近距離接觸。

除了Royce陳志康及Nicholas翁書尉缺席,林德榮、顏薇恩、Vivian卓卉勤、尹匯氛、賈森、小MY、特別嘉賓Rickman謝承偉、Will黃威爾以及V組合,到現場與歌迷玩遊戲派禮物。


來自美國的遊客(中)也參與其中一環遊戲,個個玩得不不亦樂乎。


黃威爾含情脈脈的對著一名小女童大唱《小姐!小姐!》,逗得台下歌迷笑得見牙不見眼。


V組合呈獻《魔情舞會Show Me Your Love》時,載歌載舞,充滿活力。


Rickman謝承偉登場,引起歌迷們尖叫連連。

兩小時的《MY FM星光11同樂會》中,幸運抽獎送出手機、數碼相機、LCD電視機、冷氣機、手提電腦、餐券以及購物禮券等,還送出普騰奔舒娜周邊產品、全新MY FM T恤和全新限量版的MY FM周邊產品,讓所有在場者滿載而歸。
大會所安排的遊戲環節,包括跳舞比賽、塞綿花糖比嘴巴大、奔舒娜車內尋寶、清理瞞放在奔舒娜裡的垃圾、猜字遊戲等。
節目高潮莫過於幸運抽獎及派送周邊產品,尤其是DJ們在台上拋出周邊產品,台下觀眾爭相搶奪,還引起小騷動,幸好沒發生不愉快事件。


幸運兒被抽中42吋的LCD電視機,與DJ們合影。


林德榮將MYFM贈品派送給台下觀眾,引起小騷動。

祖屋要拆了!Old House going to be demolished~

約80多年歷史的祖屋要被拆了!

這裡是我住了逾20年的老家─彭加南峇叻(Pengkalan Balak),距離馬六甲市區約38公里,與巴也明光、丹絨比達拉是鄰居。

日前亞羅牙也市議會人員在老家處貼上notice,指這祖屋已被列為危樓,市議會給予30天的通知,要求屋主自行拆卸屋子,否則當局將派員進行拆屋工作。

所以,我們必須在7月15日之前,把屋子搬空。 爸爸在10年前去世后,我們再也沒住在那裡了,出租給維修摩哆的阿豪直到去年,我們也陸續把家裡具有紀念價值的古董搬出來了。

昨天陪姐姐再次回老家、辦理割電手續,發現屋裡的東西已搬得七七八八了,僅剩一些比較笨重的櫃台、架子、櫥等,要拿的已拿走了,不能拿的也載不走。

我一進到熟悉的店屋時,屋前的一些屋頂已崩塌下來了,加上前一晚剛下過雨,屋前殘餘木架都被雨淋濕了,心看了有點心酸。

畢竟自己曾向爸爸提出要接手這間雜貨店,被爸爸拒絕了,對這間老店屋,可說是觸景傷情。

唯一拿不走的是這一口井!記得在1991年(若沒記錯),馬六甲發生大水荒時,這口井還從地下湧出泥黃色的水源,救了村裡的很多戶人,也使我們成為唯一不受影響的住戶。

這口井的存在,也讓我們從來沒有申請自來水,吃的、洗的、用的,全靠這口井。(至今它依然還未乾涸過哦!)

可能對有些人來說,這裡已變成一片廢墟,跟這老屋的感情深厚,主要是這裡是爸媽臨終前,呼最后一口氣的地方。

我告訴姐姐,屋裡的東西(包括人),都是古董,加上爸爸在世時,也曾交代我們,要好好看管家裡的每一物,因為大多數財物都是古董,特別是很多家俬,都是由爸爸親手釘製的,若干年后,真了變成古董了,而且還是獨一無二的哦!

別看小這些殘舊的鋅板屋頂,其中幾片鋅板,是我自己爬上去釘上的哦! 現在回想起當年爬屋頂的經驗,還心有餘悸哦!

爸爸在16歲時,從中國坐船到馬來亞謀生,全馬(相信是包含半島)走透透,邊打工邊生活。過著流浪的生活近20年后,才在某親戚的介紹下認識媽媽。

爸爸生前曾說,他帶著中國特製的木枕跑天下。陪伴他睡過近50年的木枕,最終已睡壞了。反而找到的是祖母所睡的陶瓷枕!

說也奇怪,這粒有點像栽種盆栽的容器,卻是一個枕頭,很難想像以前的人是怎麼睡在一個硬綳綳的枕頭呢?


這大中小的Pyramid,不知有何用處?也不知它是不是古董?
還有這兩個精緻的瓶子,不知它是否有歷史價值?有誰可以告訴我嗎?

最可愛的是這個阿拉丁神燈!姐姐也不知道爸媽怎麼會有這神燈,是珍藏品?還是某親屬送的手信?

其實老家應該還有些“無價之寶”,但需要時間慢慢找出來。但有很多古董,不是被白蟻蝕壞,就是年久未修損壞了。

就像古董木椅,4張木椅只剩兩張了,而且已摇摇欲墜的樣子,必須先修好才可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