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 ─ 永恆的藝術~Art Of Gold

有人把黃金睮為永恆的象徵,也有人說,黃金是率領潮流的先鋒! 古代的埃及人認為,金光閃閃的黃金,是太陽神賜予他們的禮物和能量,是權力和生命的象徵。

然而,目前金價節節上升,在短短10年內,一公斤的金價從3萬令吉升至13萬令吉,幅度超過300%,黃金的價值比錢更有保值價值,貶值率不大,是現代人的最好投資人及收藏方式。


隨著時代變遷,金飾已不是一種奢侈品,任何人都有能力購買,不管是送禮或是自己配戴,也不論是任何時候或季節,它絕對是一種潮流,永遠走在時代的尖端。

奪目光芒的黃金,全年都在進行促賀活動,喜事佳節,生日、農曆新年、聖誕節等,都推出讓人目不暇給的促銷活動,潮流十足。


甲市區祈安律的麗可金鋪916有限公司少東熊敬裕指出,以前戰爭或是逃難時期,長輩以金飾做為「籌碼」或資產,它比金錢擁有更悠久的歷史價值。

今年適逢閏年,他在閏月的前3個月,研發出獨特的朱叻金飾,以讓晚輩在閏月,贈送以朱叻金所製成的金飾給老人家,發揚華族孝親敬老的美德,亦祝家中之寶身體健康、壽比南山。

何謂朱叻金呢?

朱叻金也稱朱叻沙,就是9K金,黃金含量為37.5%。批於它的黃金含量低,所以平時銷量欠佳,卻是閏年小輩送給長輩的熱賣品。

根據華人傳統風俗,小輩在閏月送朱叻金給父母或家裡的長輩,可以為老人家添福添壽,也敬一片孝心。

身為父母者,都會要求自己的孩子或孫子送他們朱叻金,因為他們相信朱叻金不但可以保平安,還可以添福添壽,讓他們長命百歲。

今年的閏月是農曆五月(即是陽曆7月),朱叻金手鐲是時下最熱賣,而且有些設計及款式,還是限量出產哦!

朱叻金手鐲價值介於300至800令吉之間,朱叻金戒指售值介於100至300令吉。除了朱叻沙,玉飾件、珍珠飾件亦是另一種閏月送禮的贈品。

自小受父親薰陶,熊敬裕對金飾設計深感興趣,在閏月未抵達前,與一間名廠配合之下,研究出首創的「福祿壽轉運戒指」,目前成為最搶手金飾。

轉運戒指在一名風水大師指點迷津下,加入一些風水因素,再把元寶及刻有藝術性的壽字,設計出轉運戒指,非常受顧客歡迎。

他把自己的概念及構思,告訴製造金飾廠,製造出來的戒指,僅在此店售賣,只止一家哦!

有些顧客看到朱叻沙的色澤並不如足金一樣黃金閃閃,還嫌朱叻沙是「便宜首飾」,更擔心長輩收下朱叻金時會嫌棄。

不過,經過他一番解釋下,顧客伐會到這是中華文化歷年來的習俗,買得安心、送得開心,還能發揮孝親敬老精神,一舉多得。

祖屋要拆了!Old House going to be demolished~

約80多年歷史的祖屋要被拆了!

這裡是我住了逾20年的老家─彭加南峇叻(Pengkalan Balak),距離馬六甲市區約38公里,與巴也明光、丹絨比達拉是鄰居。

日前亞羅牙也市議會人員在老家處貼上notice,指這祖屋已被列為危樓,市議會給予30天的通知,要求屋主自行拆卸屋子,否則當局將派員進行拆屋工作。

所以,我們必須在7月15日之前,把屋子搬空。 爸爸在10年前去世后,我們再也沒住在那裡了,出租給維修摩哆的阿豪直到去年,我們也陸續把家裡具有紀念價值的古董搬出來了。

昨天陪姐姐再次回老家、辦理割電手續,發現屋裡的東西已搬得七七八八了,僅剩一些比較笨重的櫃台、架子、櫥等,要拿的已拿走了,不能拿的也載不走。

我一進到熟悉的店屋時,屋前的一些屋頂已崩塌下來了,加上前一晚剛下過雨,屋前殘餘木架都被雨淋濕了,心看了有點心酸。

畢竟自己曾向爸爸提出要接手這間雜貨店,被爸爸拒絕了,對這間老店屋,可說是觸景傷情。

唯一拿不走的是這一口井!記得在1991年(若沒記錯),馬六甲發生大水荒時,這口井還從地下湧出泥黃色的水源,救了村裡的很多戶人,也使我們成為唯一不受影響的住戶。

這口井的存在,也讓我們從來沒有申請自來水,吃的、洗的、用的,全靠這口井。(至今它依然還未乾涸過哦!)

可能對有些人來說,這裡已變成一片廢墟,跟這老屋的感情深厚,主要是這裡是爸媽臨終前,呼最后一口氣的地方。

我告訴姐姐,屋裡的東西(包括人),都是古董,加上爸爸在世時,也曾交代我們,要好好看管家裡的每一物,因為大多數財物都是古董,特別是很多家俬,都是由爸爸親手釘製的,若干年后,真了變成古董了,而且還是獨一無二的哦!

別看小這些殘舊的鋅板屋頂,其中幾片鋅板,是我自己爬上去釘上的哦! 現在回想起當年爬屋頂的經驗,還心有餘悸哦!

爸爸在16歲時,從中國坐船到馬來亞謀生,全馬(相信是包含半島)走透透,邊打工邊生活。過著流浪的生活近20年后,才在某親戚的介紹下認識媽媽。

爸爸生前曾說,他帶著中國特製的木枕跑天下。陪伴他睡過近50年的木枕,最終已睡壞了。反而找到的是祖母所睡的陶瓷枕!

說也奇怪,這粒有點像栽種盆栽的容器,卻是一個枕頭,很難想像以前的人是怎麼睡在一個硬綳綳的枕頭呢?


這大中小的Pyramid,不知有何用處?也不知它是不是古董?
還有這兩個精緻的瓶子,不知它是否有歷史價值?有誰可以告訴我嗎?

最可愛的是這個阿拉丁神燈!姐姐也不知道爸媽怎麼會有這神燈,是珍藏品?還是某親屬送的手信?

其實老家應該還有些“無價之寶”,但需要時間慢慢找出來。但有很多古董,不是被白蟻蝕壞,就是年久未修損壞了。

就像古董木椅,4張木椅只剩兩張了,而且已摇摇欲墜的樣子,必須先修好才可收藏。

享受咖啡,享受藝術~迦南地咖啡藝術館!Art of Coffee

享受咖啡,享受藝術~這就是迦南地咖啡藝術館!

迦南地,代表一個和平、與世無爭的地方,流著奶和密的樂土。 這裡有無限的歡樂和安詳。 這種感覺,似曾相識…在迦南地咖啡藝術館,享受一杯迦南地之夢(Calanthe Dream)…嗯,就是這種感覺!

迦南地咖啡藝術館的英文名叫“Calanthe Art Cafe”,Calanthe是一種蘭花的名字,是倫頓皇家苗圃首席園丁約翰東米迪(John Dominy)在1856年,成功將Masuca和Triplicata兩種不同器種的蘭花混合而生成的新品種。

2006年前,5個來自不同生活背景的標準咖啡迷,立志要網羅全馬咖啡而聚集努力。 這間咖啡館成功如Calanthe般茁壯成長,成為首個匯集馬來西亞十三州咖啡於一站的咖啡館。 為讓咖啡館更具特色,迦南地也增設藝術首飾部門,因此將此店命名為“迦南地咖啡藝術館”。

典故: 社會聞人顏文龍本身是來自芙蓉,當他首次在迦南地咖啡藝術館點一杯森美蘭咖啡,他邊用茶匙攪拌,邊端詳咖啡杯許久,然后緩緩地喝下一口,大聲高呼:“這杯就是我在芙蓉喝的咖啡啊!”

整體而言,我給迦南地★★★★☆
咖啡 ★★★★★ 當然是滿分啦!
食物 ★★★★☆ 配合本地口味,不失傳統娘惹美食,惟種類不多。清水免費提供!
環境 ★★★☆☆   週圍綠化,降低大熱天氣時的熱度。

不過要注意傍晚7時30至晚上9時30分,蚊子出動哦!
價格 ★★★★☆ 與一般咖啡廳相差不多。
WiFi ★★★★★  免費、快、穩。

歷史--圓夢之旅 錦周在一通電話中向光輝說:“要有心理準備,我們的夢想好像達不成了…我在玻璃市找不到道地咖啡哦!無論是向市議會,還是路人詢問,都沒有人知道玻璃市是否有人炒咖啡。”

這是錦周遠赴馬來西亞最北端的州屬--玻璃市搜尋道地咖啡後,遇到的難題。 難道這個夢想終難圓嗎?

不久後,錦周再次撥電聯絡光輝:“終於給我找到了!我在一個毫不起眼的馬來檔口坐下來休息,點了一杯咖啡。

喝了一口…啊,就是這杯了!” 在追詢之下,錦周終於找到玻璃市的咖啡生產商。如此一來,馬來西亞十三州咖啡收集齊啦!真是有志者事竟成啊!

如今顧客們坐在迦南地咖啡藝術館裡,細細品嘗著各州的咖啡,別忘了收集這些咖啡的那段過程。

陣容:

黃錦周(Joe,左下圖)-曾在周遊全馬行銷時,發現各州的咖啡都有其獨特的香味和美味,立志要遍行全國十三州去尋找最道地的咖啡。他也專在藝術方面。

謝光輝(Joseph)-曾經在咖啡館工作,對服務方面最得心應手。是迦南地咖啡館最健談的人物,經常與店內的顧客打成一片,有話有笑。

林觀福(Daniel,右下圖)-他是迦南地咖啡藝術館的主廚,本身是峇峇血統的他也是娘惹(Nyonya)料理的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