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撾返馬,依依不捨~Good Bye Laos

一大早收搭了我們的背包,就從旅館退房了。

由于我們是乘搭上午11時的飛機,必須在上午9時抵達WATTAY國際機場,所以,我們連早餐也沒吃,就背著逾10公斤的背包,朝著TALAT SAO巴士總站的方向走。

一路上,雖然我們只有走馬看花的機會,不過,還來得及在這設有佛塔的地標拍下這張照片。

我們在巴士站買了當地三文治當晚餐后,趕緊以3500吉搭巴士到機場。抵達這國際機場時,大約9時15分吧?事不宜遲,趕快往大門登記處衝啊!

這裡的機場規模雖然比馬六甲峇株安南機場稍為大一點,但是,專為亞洲航空公司所設的櫃台,卻沒電腦化,一切還以人工方式CHECK IN,連登機證都是從大馬準備的。

嘿!起飛囉! 從飛機上鳥瞰湄公河…

上圖鳥瞰著萬象,我們離開萬象的距離越來越了…

一朵朵的白雲,真想把她摘下來,陪伴著我們一起回馬。

也不知我們飛了多遠、多久,我想,萬象已經向我們說拜拜了。 我會想念6天在老撾旅遊的日子~

 

老撾 ─ 有待發展的國家~Laos, A Country to be Developed

雖然我們所到過老撾地方不多,一路上可說是山明水秀風景為多,不過,若你仔細觀察,這裡到處都可看到,來自鄰國向老撾提供的種種援助。

除了教育,許多基本建設,都獲得中國、法國、日本、歐洲等國家的支援,才能促使這裡踏上發展的步伐。

然而,它還是一個尚有很大發展空間的國家,我們所知道的,只是冰山一角而已。 看看以下有關該國建設的照片,你就會明白我想要表達的意思了。

上圖是我們在一路上所拍到的其中一間學校。

這學校雖然只有3道門,不過,算是不錯的一間學校,我們還看過一些比這間更簡陋的,可惜來不及拍入鏡頭內,與大家分享。

下圖可看到一個告示板,裡面寫著該區是正在接受“重新教育”的區域,是來自法國及歐盟國家的援助。

在老撾,我們可以看到不少“老撾─德國”聯辦的學校,我在想,這也許是該國的貴族學校吧。

這個石碑設在機場路口處,石碑上大個的老撾及日本國旗,讓我停下腳步,將這石碑拍下,然后回到大馬時,才仔細看看石碑上的內容。

原來日本在去年,協助老撾興建這條被稱為萬象第一大道的工程,就連WATTAY機場,也是于1998年獲得日本援助而興建起來的。

中國這個巨國呢,也為老撾出過一分力,一個大招牌寫著“中國水利電力對外公司”,顧名思義,就知道中國協助老撾提供水供及電供。

上述穿著校服的女子,並不是什麼模特兒,她只是一名普通的學生。

拍下這張圖時,是因為看到老撾的學生,除了上衣必須是白色,裙子黑色及裙角需有些刺繡,書包及鞋子卻不受限制,女學生可穿著高跟鞋(應該有個尺寸吧?)上學哩。

有沒有注意到,這輛公共巴士的設備?

嘿嘿!好久沒看到設有風扇的巴士了吧? 不過,我們乘塔這巴士時,窗戶是開著,所以風扇是沒有啟動的,應該是趁下雨時,所有窗戶都必須拉起來,巴士司機才會把風扇扭開吧?

老撾六日遊 ─ 第六天(下篇~廣結善緣)~Friends that We Met @ Laos

在這10天的旅程,如果沒有認識到他們,我們也不知該如何摸索,找舒適的住宿、去好玩的地方、欣賞怡人的景點。

說真的,我們第一次當背包客旅行,當時還想,只要願意開金口,條條道路通羅馬! 但是,問題是,不論是老撾或是越南,很難找到可以說幾句簡單英語的道地人。很多東西都是靠比手划腳來猜。

還好我們凡登上巴士或在旅館裡,都把眼睛睜得亮一點,與外自西方國家的背包客“搭訕”,跟著他們,準沒錯!


從越南的河內到老撾的萬象,來自波蘭的JACK(左)及好友,教我們最多東西的人,可惜的是,我們都錯過了很多機會,向他們索取聯絡電郵,直到現在,我真希望能找回他們,再次跟他們一起背包旅行。

歐洲人對背包旅行可說是司空見慣。因為大多數的他們,每年都能拿長假避暑或是避寒,有些公司甚至不吝嗇的批准員工申請3個月的假期,讓員工出去闖一闖。我們聽了感到羡慕不已。

這3位是我們在萬榮maylyn guesthouse遇上的朋友。坐著的右(HADI)及中者(YUSOF),是印尼人,與他們隨團的另兩人,都是一大把年紀的旅行家。

其中一人JOHN,不但是銀行家,也是酒店業者。他們都是趁這次的旅行,順便考察市場。

站著左者是來自印度的NITIN。他剛在新加坡完成工程系,準備在7月中返回新加坡上班前,用兩個月的時間暢遊東南亞。六月期間,他會返回印度一個月,然后才回新國工作。

騎著越野摩哆、帥氣的是MAYLYN GUEST HOUSE的東主JOE,而左2是來自德國的JORG。

前者雖然經營著小旅館,但還擔憂7歲女兒在這落后國家,無法接受良好教育,對女兒的未來感到憧憬。
JORG呢,剛辭去高薪的工作,喜歡進行極度探險活動的他,在家鄉擁有一架BMW的越野摩哆,因此,不惜以一天20美金,向JOE租這架越野摩哆,到深遠的山路展開他的探險之旅。

這一名是我們在老撾遇過唯一能說得一口流利英語的KHAM。我們在萬榮進行一整天的岩洞活動后,隔天感到全身酸痛,于是,找到一間老撾傳統按摩店,鬆解筋骨,就這樣認識到他了。
KHAM在沙灣拿吉的一間礦場工作,月薪約500美金。工作時間是連續工作4星期,然后休息2星期。那天剛好是他的休息日, KENT趁我在按摩時,向他問了很多有關老撾的情況,終于打破了我們不斷在猜測有關老撾的局面。

這3名來自不同地方的旅行家,就是陪我們品嚐最好吃、又豪華晚餐的朋友了。

先介紹左邊的SAFIA吧!她家人是巴基斯坦人,她在英國出生及長大。背包旅行了兩個月,也不知道流浪的日子還有多久。反正她偶爾住一間25美金的酒店,一會兒又搬去10美金的旅館,錢對她來說不是很重要,最重要是人生體驗。

左2的 CHRONIS是名希臘人。他兼職當導遊,也是名潛水老師。做人很灑脫,也很有性格。有時候,在花費方面,還花得起,但最主要是花得值得。對語言算有點研究,所以,在點菜時,都是他負責做ORDER的工作,也真幸虧有他,我們才能在老撾走得很充實。

最右的NIKI來自澳洲,家人來自希臘。是CHRONIS在旅館的住客名單內,不小心看到“有希臘式名字”,所以,才把她介紹給我們。

若要說上圖與此篇的“廣結善緣”無關,我是毫無反對。但這照片裡,拍的是老撾的報章及雜誌並不多,即使是該國的主要報章VIENTIANE TIMES,不論是內容、新聞或是廣告都不多,一份VIENTIANE TIMES,約一份我國《中國報》全國版一樣薄,卻賣4000吉(約1令吉50仙)。